62 霍家老宅_秘术之锦先生在线阅读

62 霍家老宅

2019-07-16更新

杨念说的没错,鱼头火锅的确鲜美无比,我吃着很对胃口。

陈孝武也没有说错,杨念的确海量,她先后敬了我十几杯酒,我都喝的有点晕了,她却一点事也没有。

但是又喝了十几杯后,她脸上也泛红了。

吃完之后,回酒店的时候,她趁着酒劲,坚持让我坐她的车,说要和我好好说说话。

陈孝武没说什么,送我上了她的车,然后领着秦虹上了前面的车,缓缓地驶出了酒楼的停车场。

我知道,杨念有话想和我说,而且这话,不能当着第三个人。

沉默了很久之后,她问了我一个昨晚霍小玲问起过的问题。

“锦爷,那个女鬼,会杀我么?”

我没说话,静静的看这外面的繁华夜色。

“您不愿意告诉我么?”她看着我。

“那是绳女,不是普通的女鬼”,我说,“再过两天,我会帮你们处理掉的,到时候你就没事了。”

“那鬼为什么会去我家?”她问。

我看她一眼,“你觉得呢?”

她不敢看我,“您这话说的,我哪懂这些啊……”

我突然意识到了,她口中的女鬼,不是绳女,而是纪小媛。

莫名的,我心里一阵刺痛。

我嘴角一笑,“杨小姐别想那么多,我会给你们办好的。”

她轻轻吐了口气,看看我,“锦爷……您……明白我的意思?对吧?”

“明白呀”,我故意说,“那绳女必须处理掉,不然你们怎么生活呀?别说你了,换做是我,家里出了这样的事,我也头疼。更重要的是,那房子里有风水阵,如果出手的话,霍先生的事业必然会受损,所以没办法,只能处理好。你是这个意思吧?”

她尴尬的一笑,“呃……是……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“放心吧”,我转头看着外面,“我收了你们的钱,会给你们办好的。”

“好吧”,她松了口气,感激的看着我,“您多辛苦了……”

我平静的一笑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杨念心虚了。

回到酒店,我让秦虹早早地睡了。

我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纪小媛的事。

我跟自己说,要冷静,要克制,我是来给霍家办事的,不是来给纪小媛报仇的。这件事必须圆满解决,不然的话,我就不按规矩办事了。

我拉开窗帘,看着外面,纪小媛没有再出现。

沉默良久之后,我拉上窗帘,洗了个澡,上床睡觉了。

快要睡着的时候,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
我摸过来一看,是楚楚发来的微信,“海州风帆酒店,是么?”

我楞了一下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在酒店大堂,我想见你,跟你说一句话,就一句话!”

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“可以么?”她问。

“你等我吧。”

“嗯!”她回复。

我起身穿好衣服,来到楼下一看,楚楚风尘仆仆的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,已经累的睡着了。

我走到她身边,俯身看着她,轻轻一点她的鼻子,“哎,醒醒!”

楚楚睁开眼睛,一看是我,她赶紧站起来,“锦!”我笑了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她没说话,轻咬着嘴唇,眼睛湿润了。

“怎么了?”我笑着问,“怎么还哭了?”

“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了,可是我忘不了你……”她噙着眼泪说,“我不贪心,我不奢求,我只想见你一面……”

我心里一酸,哎,说不清什么滋味。

她抹抹眼泪,“好了,说完了,我走了……”

她转身要走。

我拉住她的手,“大晚上的,你去哪?”

“我回上海”,她说。

“你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我问。

“我打了个车,在海州逛了一天,后来我看到你从酒楼里出来,我就跟过来了……我没奢望能见到你,我只是太想你了,想到这里来看一看。我知道你在这,我来过了,就等于见到你了……”

她冲我一笑,“我来不是为了让你为难,你别这样。好了,见到你了,我也踏实了,我走了!”

我把她拉回来,“哪去?”

“我……”

我拉着她走向电梯,“别走了,在这睡吧。”

我不想再跟楚楚有什么,是怕她动了真心,怕她爱上我。

但是现在看,这种担心已经没意义了。

她已经爱上了。

那就这么着吧。

我抱着楚楚睡了一宿。

仅仅是睡觉而已,别的什么都没做。

楚楚很知足,她紧紧地抱着我,睡得很香甜,即使在睡梦中,手也没有松开。

天快亮的时候,她醒了,抬起头看看我,“你一直没睡?”

“嗯”,我淡淡一笑。

她坐起来,很不好意思,“对不起,我不该来的……”

“楚楚,别说这种话”,我坐起来,看着她,“你是个好姑娘,别因为我耽误自己。以后好好的,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。”

她平静的一笑,“能为一个人做点傻事,也是一种幸福,不是么?”

我点点头,没说话。

她轻轻叹了口气,“我听老鱼说了,你身边有一个叫林晓的女孩子,长的特别漂亮,你们虽然名义上不是男女朋友,可实际上,已经在一起两年了。你那天说你有女朋友了,我就明白了,你们的关系确定了,是吧?”

“是”,我说。

她深吸一口气,挤出一丝笑容,“真羡慕她,不过我也不差。好了,谢谢你昨晚照顾我,我得走了。”

她起身下床,穿上外套,整理了一下衣服,转身走向门口。

“我送你”,我下床。

她冲我一笑,“嗯!”

我把她送到电梯门口,她和我拥抱了一下,接着亲了我一下,走进电梯,冲我一笑,“我走了。”

那笑容,特空姐。

我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,“等我回北京了,再一起吃饭。”

“嗯!”她笑着点点头。

电梯门关上了。

我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秦虹走出房间,揉着眼睛来到客厅倒了杯水,喝了几口,转头一看,“咦?哥,你站那干嘛呢?”

我没说话,转身走进了她的卧室,往她床上一躺,盖上了她尚有体温的被子。

一股淡淡的少女香。

秦虹走进卧室,纳闷的看着我,“哥,你这是干嘛呀?”“我那床上有她的味道,我怕睡不好……”我打了个哈欠,“你这好……舒服……我睡了……”

“谁的味道?”秦虹一愣,“你说的谁啊?”

我已经睡着了。

秦虹无奈,给我盖好被子,摇了摇头,转身走了。

小屁孩不懂一个成年人才懂得道理,一个身体健康的男人,睡在一张有女人香的床上,能睡得着么?

所以此刻,秦虹的少女体香就成了我分散思绪,入睡的良药,所以我就把她的床征用了。

好在马上就要回北京了,独守空房的日子,终于要结束了。

半梦半醒之间,我仿佛又看到了纪小媛……

接下来,该为她主持公道了。

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,这天上午,霍小峰,霍小玲,杨念,陈孝武等一群人来到酒店,接了我和秦虹,前往霍家老宅。

霍家人最紧张的这一天,终于到来了。

不夸张的说,今天的结果,甚至会影响海州市整个地下世界的秩序。这里的地下王者肯定是霍家人,至于是霍小峰还是霍小玲,就看我怎么做了。

霍家老宅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宅院,高门大户,白墙青瓦,透着一股望族的豪富之气,非常的气派。

霍家兄妹把我们请入正堂,请我们在客厅坐下,两兄妹对立而坐,两拨人站在兄妹两个身后,一个个神情严肃,那气氛,仿佛黑社会谈判。

我看看两边,微微一笑,“怎么?瞧这意思,如果对遗嘱内容不满意,你们就要开打么?”

霍小玲冷冷一笑,“说不准!”

霍小峰一皱眉,瞪了她一眼,接着冲我一笑,“锦爷言重了,这不过是习惯而已,您放心,不会冲突起来的。”

他命令身后的人,“小武留下,其余的你们出去吧。”

“是!大哥!”众人齐声说了一句,转身鱼贯而出,只留下了陈孝武。

霍小玲也吩咐了一句,“都出去吧,要打也不是在老宅打。”

“是!”

假小子等人转身出去了,顺便把正堂的大门带上了。

我喝了口茶,看看霍家兄妹俩,“霍先生请我来,是找老爷子留下的遗嘱。我事先声明,我只是个外人,不干预你们家族内部的事。我们吴家人办事讲规矩,不会偏袒你们任何一方。信得过我,那我就开始找遗嘱,如果信不过,现在说也不晚,我们喝完这杯茶就回北京。霍家的事,与我们无关,你们是以和为贵还是立即开战,请霍先生和霍小姐自己斟酌。”

霍小峰首先表态,“锦爷您放心,我信得过您!无论遗嘱上写的是什么,我都会照办,不会同室操戈,让您为难的!”

霍小玲瞥他一眼,接着也表态,“锦爷不用多心,我信你就是了,你放开手来办,是什么结果,就什么结果!”

“好!”我点点头,站起来看了看正堂的陈设,掐指一算,心里有数了,一指上面的一方匾,“遗嘱,就在那上面。”

霍小峰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霍小玲却一皱眉,眼中露出了寒光。

我转身看看陈孝武,“陈先生,你把遗嘱取下来吧。”

“好!”陈孝武转身去外面拿了个梯子,上去从匾后取出一个用火漆封着的信封,跳下来把遗嘱放到了桌子上。

霍小峰拿起来看了看,“没错,是这个!”霍小玲一把夺过去,疑惑的检查了一番,“这……”

霍小峰冷冷一笑,“你看清楚了,上面是咱们霍家的龙头印,除了爸爸,谁能盖上去?这遗嘱,就是真的!”

霍小玲把遗嘱扔到桌上,厉声道,“打开!”

霍小峰没动,冲陈孝武一使眼色。

陈孝武拿起遗嘱,用随身带着的刀开了火漆印,从中取出一张发黄的纸。

他看看俩兄妹,“我来念?”

“念吧!”霍小峰说。

“本人霍洪生,海州东乡梅镇人,自幼家贫,少年从军,屡立战功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不用念这么细”,霍小玲不耐烦,“只念后面关键的。”

陈孝武看她一眼,清清嗓子,“本人特立遗嘱如下,百年之后,名下海州祖业,尽数交于长子霍小峰;海州之外剩余产业,尽数交于幼女霍小玲。立遗嘱人:霍洪生。2009年,5月25日。”

霍小峰看看霍小玲,“听清楚了吧?爸爸的意思很明白了!”霍小玲笑了,笑的很冷,她站起来看看我,“锦爷,这份遗嘱是伪造的!我不承认!”

霍小峰拍案而起,“霍小玲!你想干什么?”

杨念赶紧站起来劝他,“你别吼,有话好好说。”

我看兄妹俩,微微一笑,“别急,遗嘱不只一份,还有一份,在那里。”

我一指梁上。

霍小玲转头喊了一声,“阿清,进来!”

假小子开门进来,“霍小姐!”

霍小玲一指梁上,“去上面找找看,看有没有遗嘱!”

“是!”假小子从腰间拿出九节鞭,一把甩到梁上,接着纵身一跃,敏捷的窜了上去。她寻觅了一番,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一个信封,接着跳下来,把信封交给了霍小玲。

整套动作,轻盈灵敏,我不由得点点头,假小子轻功真是不错。

霍小玲看看那信封,往桌上一扔,“看清楚了,这个也是龙头印,只有爸爸能用的!小武哥,麻烦你!”

陈孝武有点尴尬,看看霍小峰,“这……”

霍小峰脸色很难看,一指霍小玲,“你竟敢伪造爸爸的遗嘱!”

霍小玲冷冷一笑,“我伪造?那你呢?你敢说你那份是真的?”

“你!”霍小峰气的直哆嗦。

“哼!”霍小玲看看我,目光像刀子一般,“锦爷,请你告诉我们,哪个是真的?你如果说这个是假的,我直接烧了它!”

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向我。

我看看陈孝武,“读吧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