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 黑八卦_秘术之锦先生在线阅读

48 黑八卦

2019-07-09更新

山门外,中年僧人急的满头大汗。

见我们回来了,他赶紧迎过来,”林小姐,锦爷,你们可算回来了!”

“又出事了?”林晓问。

“是啊,就一会的功夫,庙里接连晕过去三个人,样子特别奇怪!我师兄正在弥勒殿救人,我说上山去请锦爷,他不让,说不能打扰你,让我在山门这守着”,他焦急的说,”师兄说了,等锦爷回来,就让我请你去弥勒殿。”

“知道了”,我走进了山门。

林晓紧跟着我。

中年僧人不敢怠慢,关上了山门,也跟着过来了。

这时天上开始阴沉起来,水莲寺内,黑气若隐若现,气场非常混乱。

九个年轻僧人跪在弥勒殿外,正在念诵大悲咒。能背下来的掐指诀念,背不下来的捧着经书念,一个个神情紧张,冷汗直流。

弥勒殿门口,两个浑身是血的老道士一左一右像门神似的站在那里,左边的拿着拂尘,白灯笼;右边的那位,一手拿着一支长长的烟袋。另一只手里,则端着一个黑色八卦镜。

我一见黑八卦镜,赶紧停下脚步,伸手拦住林晓。

“怎么了?”林晓问。

“别乱动。”

“哦,好”,林晓看看弥勒殿,她不明白我什么意思,但是没多问。

中年僧人跟过来,”锦爷,怎么不走了?”

“你跪下”,我说。

中年僧人愣了一下,没敢说别的,赶紧跪下了。

“那三个人,是在进弥勒殿的时候晕倒的?”我问他。

“对!”

“杨东本来就在弥勒殿内?”

“对,师兄从山上回来后,就进了弥勒殿”。中年僧人说,”三位师弟晕倒之后,他就让我把所有师弟集合起来,在殿外念大悲咒,然后让我去山门外等你们了。”

“你也跟着念吧。”

“哦,好!”他摘下念珠,跟着念了起来。

我不能回头,拉住林晓的手。”进殿之前,不能说话,跟着我走。”

她点头。

我轻轻提了口气,若无其事的拉着林晓走进了弥勒殿。

进门的时候,老道士扬起手里的黑八卦镜照了我俩一下,发现对我俩没用之后,他愣住了,诧异的看向了对面的老道士。

对面的老道士面无表情的冲他摇了摇头,那意思,”我昨晚就试过了,这位爷,惹不起ⅩⅩ”

黑八卦老道士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,转过头去,继续盯着地上的僧人们。

杨东正跪在弥勒菩萨面前,掐手诀,持诵大白伞盖佛母心咒。在他旁边,三个年轻僧人直挺挺的躺在地上,面色铁青,七窍流血,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。

他们还没死,只是跟死了也差不多了。

听到我们的脚步声,杨东赶紧停下咒语,站起来转过来,”锦爷!林小姐!你们可回来了!”

“那两个老道士就在殿门外”,我看着他,”师兄,该说实话了吧?”

杨东苦涩的一笑,点点头,”好,我不瞒着你们了。这水莲寺底下,是一座道观的废墟,那两个老道士的尸骨。就在这弥勒殿下面的地宫内,这是我师父的命令,我没办法ⅩⅩ”我和林晓互相看了看,都没说话。

杨东叹了口气,继续说,”当初选址的时候,这里是一片荒地,根本没发现废墟。动工的第二天。工人们挖出了道观的废墟,我就把我师父请来,商量该怎么处理。我师父说,这道观虽然很小,但是所在的位置却极好,与水莲寺规划中的弥勒殿的位置正好是重合的。他说佛寺道观都是道场,都是在弘扬正信,把废墟清除掉,继续施工就可以了。我放心了,就让工人们继续施工,清理废墟的时候,发现了那两个老道士的尸骨,我问师父该怎么办,他让我们买来两口棺材,殓了尸骨,说隔日给他们找个地方安葬。可是谁也没想到。当天晚上就出事了。”

“出了什么事?”林晓问。

“工头半夜起床上厕所,见到两个老道士坐在棺材上吵架,他差点没吓死,带着工人们连夜走了,说什么也不干了”,杨东苦笑,”我电话里安慰他两个多小时,又给了他封口费,这事才算压了下来。我师父知道这件事后,大怒,连夜和我赶来工地上,将二十四枚镇魂钉钉在了棺材上,又修了两道符,两个老道这才不闹事了。”

我一皱眉,”镇魂钉?办这个事的是你哪个师父?”

“是我的道家师父”,杨东说,”他是我最早的师父,但他一直不肯教我道家的本事,带了我三年之后,就打发我去学密法了,我在青海学了两年,然后到北京,拜了我现在的师父为师。我入佛门,是我道家师父的安排。所以每次遇上大事,我都会先问一下他的意思,包括修庙也是。”

这个杨东,藏得挺深。

我点点头,”你继续。”

“我师父

–>>

用镇魂钉和符镇住棺材后对我说,这俩老道士是横死的,煞气太重,镇魂钉只能镇住他们一时。他说让我换一批工人,加快工程进度,尽快修成弥勒殿,将这两副棺材镇在弥勒佛的座下,这样就没事了。我听他的,先修起了这弥勒殿,然后才修的天王殿,观音殿以及山门等。一期工程完成后,我请我佛教的师父来这里。为水莲寺举行了开山门大典,三天后,我又把道家师父接来,他在这院子内又埋了四尊鬼王以防万一。他叮嘱我说,要守住弥勒殿下的秘密,绝对不能告诉别人,否则水莲寺必大祸临头。”

他叹了口气,”可是ⅩⅩ该来的还是来了ⅩⅩ这两个老道士。终究还是出来了ⅩⅩ”

我平静的一笑,”画蛇添足,聪明反被聪明误了ⅩⅩ”

杨东一愣,”锦爷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那两位老道士是怎么死的?你师父跟你说过么?”我问。

“说过,是遇上了地震,房子塌了,被砸死的”。杨东说。

我摇头,”他们确实是被砸死的,但,那不是地震。”

“不是地震?”杨东皱眉,”那房子怎么会塌了?”

“有灵物来抢道观,他们与之斗法,大获全胜,于是就放松了”。我淡淡的说,”不久之后的一天晚上,他们正在房中打坐,突然听到外面有异响,于是就出门观看。巡视道观之后,没有发现异常,但是等他们再回到房中,房子塌了,他们被活活的砸死了。”

杨东不解,”锦爷,你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

“他们就在外面”,我说,”我看到他们的样子,他们的死因,基本也就了解了。”

杨东看了殿门一眼,明白了,”锦爷好本事!”

林晓冲我一笑,颇自豪。

我很平静,继续说道,”这位老道士羽化的时候,内心都是极度戒备的,所以他们死后的灵魂就被封在了那种与灵物斗法争地的状态中。你师父将他们的尸骨镇在这弥勒殿下,本来也不失为一种处理的办法,因为他们的尸骨不能离开这座庙,不然,这里必然生灵涂炭。”

“这是为什么?”林晓忍不住问。

我看她一眼,”因为两个老道士的灵魂看谁都是妖物,看谁都是来跟他们争这道观的,他们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,宁可错杀一千,绝不放过一个。要是让他们离开这里,他们会见人就杀,那这一代得死多少无辜的人?”

“锦爷说得对”,杨东点点头,”我师父虽然没明说,但心里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林晓一皱眉,明显不喜欢他这种蹭热度的做法。

“不过你刚才说,画蛇添足,聪明反被聪明误。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杨东不解。

“你们把两个老道士镇在这弥勒殿的地宫内,这其实就足够了”,我转身一指院子,”可是你这位道家师父心里不踏实,又在院子里给埋了四尊鬼王。两个老道士生前都是有法术的,他们会怕这四尊鬼王?从昨天到现在,我一直也没看到院子里有鬼王的影子,这说明什么?””说明什么?”杨东问。

“我懂了”,林晓想明白了,”鬼王也是鬼,他们不是两个老道士的对手,被两个老道士给打跑了!”

“要是打跑了就好了”,我看她一眼,”看这情形,他们更像是被两个老道士收服,然后放走了。鬼王本来就是埋在这里的镇物。所以这庙里的神像不会压制他们,所以老道士们把他们收服之后,就把他们放了出去,让他们送信去了。”

杨东瞬间懂了,”昨天那两个人,是两个老道士召来的!”

“不确定,但不排除这种可能”,我看着他。”不过如果我的推断是对的,那你那位道家师父,估计ⅩⅩ”

后面话我没说,得给他师父留点面子。

“我师父已经羽化了”,杨东说,”上个月的事。”

“他是被鬼王反噬,所以才羽化的”,我看看身边的林晓,”那我猜对了,鬼王就是被两个老道士放走的。”

林晓轻轻吐了口气,”真够厉害的ⅩⅩ”

“我师父下葬的时候,我去了”,杨东低下头,”大师兄告诉我说,师父走得时候很痛苦,一直在喊一句话。”

“什么话?”我问。

他抬起头。泪流满面,惨淡的一笑,”五马分尸ⅩⅩ”

林晓吓的一哆嗦,”五ⅩⅩ五马分尸?”

她看看我,”他是被四个鬼王活活的扯死的?”

我没说话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“人还没咽气,魂魄就被五马分尸了”,杨东伤心的说,”我不知道师父是因为我ⅩⅩ我真的不知道ⅩⅩ”

他流着泪跪下,”锦爷,事情你都清楚了ⅩⅩ求你别让我师父白死,救救水莲寺吧ⅩⅩ”我沉思片刻,”那就把他们喊进来,谈谈吧。”

话音一落,地上有两个僧人猛地坐起来,其中一个圆睁二目,厉声道,”好!那就谈谈吧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