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 救救我_秘术之锦先生在线阅读

28 救救我

2019-07-01更新

几天没见,梅姐又瘦了好几圈,双眼无神,一脸鬼气,眼角都耷拉下来了。

“锦爷,我错了”,她有气无力,语气近乎哀求,“求求您,救救我……”

我没说话,看了一眼她旁边的男人。

男人一看,赶紧跟着跪下了,“锦先生,梅姐真的撑不住了,您行行好!花多少钱都行,求您救救她!”

我身后的秦虹冷冷一笑,对我说,“哥,她不是爱咒人么?让她自己想办法,咱们不管!”

梅姐可怜兮兮的看着秦虹,“姑娘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我已经知道错了……”

“哼!”秦虹不屑。

梅姐又看向我,“锦爷,我前几天见了一个藏地来的大师,他说只有您能救我……我知道我过去对您不礼貌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……求您帮帮我,再这么熬下去,我会被那女鬼熬死的……”

“锦先生,您说句话呀”,男人很着急,“您开个价,只要您肯出手,多少钱我们都没意见!”

“谁告诉你我们在这的?”我问梅姐。

“是孙总”,梅姐说,“我今天去你们公司了,求了他很久他才跟我说的。锦爷,我是实在没办法了,上次我们见完面之后,第二天我就出事了。那女鬼天天折磨我,这些日子我基本就没睡觉,现在我是生不如死,实在是撑不住了……”

她捂着脸哭了。

“别跪着了,先起来”,我说。

男人站起来,接着扶起梅姐,拿出手帕递给她。

“既然孙涛让你来的,这个面子我得给他”,我说,“你们先回去,明天我给你处理这个事。”

“不能是今天么?”梅姐忍不住问。

“不能”,我摇头,“那明朝王妃怨气极重,要处理她,必须选在上午阳气上升的时候。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阴盛阳衰,这会动她,你会没命的。”

“可是我太难受了,还得熬一晚上……”梅姐欲哭无泪。

我微微一笑,“那么多天你都熬过来了,还在乎多熬这一晚上么?”

“那明天您什么时候方便?”男人赶紧问,“我开车来接您!”“你住哪?”我问梅姐。

“我住在顺义”,梅姐说。

“那女鬼太凶,这事得在你家里处理”,我说完,吩咐男人,“明天上午十点去我们公司。”

“好!”男人点点头。

“谢谢锦爷!”梅姐感激的说。

我平静的一笑,看看秦虹,“咱们走吧。”

一个多小时后,我们来到簋街,走进了老皮的火锅店里。

老皮是个重庆汉子,四十多岁,秃头,带个金边眼镜,人很仗义,跟我关系很不错。我们到簋街的时候,是下午两点半左右,这个时间点,北京的火锅店一般都闭餐了,老皮的店也不例外。

不过我们是哥们儿,无论我什么时候来,只要一个电话,就有火锅吃了。

点的菜上齐了之后,女经理亲自给我们送来了鱼头,雪花牛肉,红糖滋粑和刚刚空运过来的鸭肠。

“皮哥说喽,这些菜是送锦哥得”,女孩是重庆妹子,说话特别好听,“他说锦哥先吃着,他马上就赶过来。”

“他去哪了?”我问。

“还能去哪里?搓麻将去了嘛!”女孩笑了。

我也笑了,“好,你去忙吧,不用照顾我们。”

“好,需要啥子,随时跟我说”,女孩说完冲秦虹一笑,“好多日子没见,你又漂亮喽!”

秦虹笑了笑,学她的语气,“这话中听,要得!”

“哈哈……”女孩笑的很爽朗,“那我就去休息了,你们慢慢吃嘛!”

我们点点头,这姑娘退出包间,把门给我们带上了。

“来吧,吃!”我拿起筷子,开始下羊肉。

“哥,那老货的事,你真要管?”秦虹问我。

“救人一命,总是好的”,我说,“再说了,她虽然尖酸刻薄,但罪不至死,而且那明朝妃子总在人间也不是好事,咱们送走她,就当积德了。”

“可是她之前那么对我们”,秦虹有些不高兴,“在济南,那女鬼把我左肩的灯都吹灭了!”

我看她一眼,“那不管她了?”

她一努嘴,“你都答应了……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……”

我笑了,“吃东西吧。”

她拿起筷子,夹了一筷子肉放到我碗里,接着自己夹了几根青菜,然后下鸭肠。

“哥,那明朝妃子真的是怨气太重,所以只能上午处理么?”她问我。

“你觉得呢?”

“你以前处理过不少怨灵,从来没见你挑过时辰”,她看我一眼,“你是想让那老货多受点罪,是吧?”

“那倒不是”,我说,“我两天没吃饭了,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吃饭。至于她,让她多折腾一晚上,也算是为你出气了。”

秦虹嘴角一笑,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

她把烫好的鸭肠夹到我碗里,接着拿起夹子,把鱼头下锅,“对了哥,你上次说那老货会生鬼眼疮,那鬼眼疮到底什么样的啊?”

“吃饭的时候别说这个”,我说,“会让你吐的。”

她一愣,耸耸肩,“哦……那好吧。不说了,吃东西!”

我没说话,夹起鸭肠,放进嘴里吃了起来。

很脆,火候正好。

我们边吃边闲聊,没再提梅姐的事。

快吃完的时候,老皮拿着啤酒推门进来了,一进来就道歉,“哎呀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!”

我看他一眼,“没少输啊?”

“可不是嘛!”他叹了口气,拉椅子坐下。

秦虹递给他一个杯子。

“谢谢妹儿!”老皮先给我满上,接着自己也倒了一杯,端起来,“来,锦爷,先干了!”

这是我俩的习惯,见面先喝一杯,然后再说话。

喝完之后,他又给我满上,接着自己也倒上,把酒瓶一放,“锦爷,我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特别的不顺,耍钱是逢赌必输,店里的生意也不如之前了,冷清的很。你一会吃完了帮我看看,到底是哪里不对的嘛!”

“没有哪不对,就是你最近该破财”,我看了他的眉心,“你前些日子,换了个财神?”

他一愣,“你看出来了?”

我一指他眉心,“一股黑气在你家客厅里晃悠,你家没供别的,就供了个财神爷,之前一直好好的,现在突然破财,还能是谁的事?”

他一拍大腿,“我就说嘛!难怪老子最近这么倒霉!……都是那个婆娘搞得鬼!MMP的!”

“什么婆娘?”秦虹问。

“是一个算卦的婆娘,跟我老婆在瑜伽中心认识的”,老皮说,“我老婆请她去我家玩,她看到了我家的财神爷,说什么这个财神爷果位不高,配不上我家的生意,把我给限制了。说是如果换一个果位更高的,那我家的生意会更兴旺。我老婆听了,都没跟我商量,就让她给换了一个财神爷。我本来想打电话问问你的,结果你关机了,后来一忙,这事就给放下了。”

秦虹噗嗤一声笑了,“皮哥,你们两口子好无厘头啊!财神爷就是财神爷了,还有果位高低之说?你们也太好忽悠了吧?”

老皮无奈,看看我,“锦爷,帮帮兄弟噻!”

“这个简单,把那财神爷送庙里去就没事了”,我说。

“送庙里?”老皮不解,“那我家里怎么办?之前的那个财神爷也是送庙里去了,是要回来,还是在重新供奉一个新的?”我继续吃东西,边吃边说,“你家不用供财神,你老婆很旺夫,你多疼疼她就行了。”

“旺夫还给我惹出这个事来?”

“你懂什么?”我瞥他一眼,“当初你刚来北京的时候,你有什么?是不是自从睡了她之后,你才好起来的?你老婆这种女人,看着没心没肺,长相也比较普通,可是她福气大,非常旺夫。你守着她这个活财神,还供什么财神爷呀?好好对她就行了。”

“那这些话你为什么早不跟我说?”老皮纳闷。

“早你也没问我呀!”

老皮无语了,给我倒上酒,“锦爷,我信你的,打今天起,我一定好好对我老婆!这顿饭,我请!”

“一码归一码”,我说,“这点事,没这个必要。”

“哎呀你这可是帮了我的大忙,这点面子你一定要给我!”他坚持。

我冲他一笑,“你要是这样,我以后不来你这吃饭了。”

老皮很感动,点点头,自己倒上酒,站起来,“锦爷,兄弟俩不说客套话,都在酒里了!”

吃完饭,我和秦虹打了个车,离开了簋街。

朋友之间想要长久,就要保持适当的距离。就像老皮,我们认识很多年了,他店里的风水也是我给布置的,当时我一分钱也没少收,那之后我来这里吃饭,也从不让他给我免单。这是尊重彼此,不能因为是兄弟,就破坏了各自的规矩。

所以我们的关系才能一直这么好。

梅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,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不太愉快,但是也没什么深仇大恨。这件事我之所以一直拖着,一来是要给她点教训,二来,我要把这个面子留给孙涛。

老女人虽然没什么钱了,但是人脉还是在的,让她欠孙涛一个人情,总不是什么坏事。

男人嘛,都有个争强好胜的心,年轻的时候,气血方刚,凡事以独占鳌头为能;成熟了之后,懂得了进退,凡事也就不愿意招摇了,有利益跟朋友均沾,面子上的好处多跟兄弟共享,那比一个人独占要好得多。

用爷爷的话说,就是人能成全别人了,才是真的成全自己了。

快到家的时候,老鱼的电话打过来了。

“锦爷,明天我安排个局,晚上你过来”,他说,“老韩也过来,一起坐坐。”

“老韩?”我会心一笑,“你俩现在处的不错呀?”老鱼笑了,“不打不相识嘛,都是一个姑娘身上过来的,同门师兄弟,有啥过不去的仇?你明天过来,咱们聚聚,这个面子你可得给我!”

“明天不行,我有事”,我说,“你们聚吧,不用等我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他想了想,“那就后天,后天行不行?”

“那行吧。”

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啊!”

打完电话,车也进小区了。

我放下手机,无意间抬头一撇外面,看到我家楼下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短发女孩,她靠在电线杆上,低着头,好像很难受的样子。

秦虹也发现了女孩,她一愣,看我一眼,“杜若男?她怎么来了?”

我犹豫了一下,开门下车,走到她面前,“你……”

杜若男一看是我,一把抱住我,虚弱的在我耳边说,“前辈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她身子一软,昏死了过去。

我愣住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